南通討賬公司詳解殃及池魚催債法

2017/4/4 19:27:09??????點擊:
南通討賬公司詳解殃及池魚催債法: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我們從債務人身上得不到錢,就可以對與債務人有連帶責任的第三人開刀。誰有錢有物,就找誰,就如同中國古代的“父債子還”的說法。在債務上,作為繼承人的兒子有責任有義務還清父親所欠的債務。作為有債務連帶關系的第三人同理也應該還債。我們先看下面幾則案例。 
      案例一:某縣商場與京港經營部簽了一份購買100輛鈴木摩托車的合同,貨款總額達70萬元。合同簽仃后,商場預付貨款20萬元。經營部在約定的期限內沒有提供摩托車,并不斷地推遲供貨期。商場在要貨無望的情況下,只好要求經營部盡快歸還預付貨款。由于京港經營部是由北京郊縣的一家很小的企業與廣州的一家公司聯營,經營部推說20萬元已被廣州方面提走,商場趕赴廣州,廣州的公司又聲稱,錢仍在經營部,他們并不知道有這筆買賣。商場的人經過往返奔波,都沒有將預付款追回。王律師受商場委托代理此案后,調查了該經營部的情況,著重了解了廣州的公司與北京郊縣企業的聯營形式。調查結果,經營部沒進行法人登記,不具備法人資格,聯營合同中明確寫明雙方對經營部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明確上述問題后,王律師又了解了廣州和北京兩家單位的對產狀況,北京這家企業無錢可追,而廣州的公司承擔連帶責任,退還20萬預付款以及由此產生的全部經濟損失。
      案例二:某鋼廠派出供悄科長李某前去某物資購梢中心購買水泥。合同簽訂后,發貨前,李某按約到物資購梢中心的倉庫驗貨,發現水泥的外包裝符合約定,但水泥質童極差,達不到標號要求,是當地小水泥廠的產品.無法達到工業使用的要求。李某向物資購梢中心領導提出質童問題,物資購悄中心領導答應給李某個人2萬元,讓李某簽字表示對這批貨的驗收。李某在2萬元的誘惑下,見利忘義,簽字放行。
      后鋼廠在使用該水泥修建廠房時,因水泥質量有問題造成停工返工,使鋼廠遭受了巨大的經濟損失。而對損失,鋼廠首先想到要由購買這批水泥的李某負責,而王律師則從討償的索賠的角度出發,找物資購悄中心負責,因為該中心有錢有物。王律師經過一番調查、取證,精心準備后,向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訴訟,請求賠償。由于事實清楚證據確鑿,訴訟的結果,判令某物質購悄中心除了退還了全部貨款外,還承擔了鋼廠停工返工的部分損失。
      使用映及池魚催債絕招需要先弄清法律上所說的連帶責任。連帶責任,是指兩個或兩個以的債務的責任。所謂“連帶”,就是債務人或關系之間付債務的清償有連帶關系。這方法就是根據民法及經濟合同法規定的連帶責任清債的方法。
      適用本法應當注意:適用本法要以法律規定的連帶責任為基礎。如果債權人面臨的情況不是法律中規定的應承擔連帶責任的情況,則不能適用本法。依照我國民法及經濟合同法的規定,應當承擔連帶責任的情況有以下幾種:
      1.合伙人對合伙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案例一中某公司與北京郊縣企業有聯營關系,故可從某公司中要回債務。
      2.企業之間或者企業、事業單位之間聯營,共同經營、不具備法人條件的,由聯營方按照出資比例或者協議的約定,以各自所有的或者經營管理的財產承擔民事責任。依照法律的規定或協議的約定負連帶貴任的,承擔連帶責任。  
      3.委托代理的委托授權不明的,被代理人應當向第三人承提民事責任,代理人負連帶責任;代理人和第三人串通,損害被代理人的利益的,由代理人和第三人負連帶責任;第三人知道行為人沒有代理權、超越代理權或者代理權已終止還與行為人實施民事行為給他人造成損害的,由第三人和行為人負連帶責任;代理人知道被委托代理的事項違法仍然進行代理活動的,或者被代理人知道代理人的代理行為違法不表示反對的,由被代理人和代理人負連帶責任;因委托代理人轉托他人代理轉托不明,給第三人造成損失的,第三人可以直接要求被代理人賠償損失;被代理人承擔民事責任后,可以要求委托代理人賠償損失,轉托代理人有過錯的,應當負連帶責任。
      4.債權人或者債務人一方人數為二人以上的,依照法律的規定或者當事人的約定,享有連帶權利的每個債權人,都有權要求債務人履行義務;負有連帶義務的每個債務人,都負有清償全部債務的義務,履行義務的人,有權要求其他負連帶義務的人償付其應當承擔的份額。
      5.二人以上共同侵權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連帶責任。案例二中第三方物資購銷公司行賄兩萬元,銷售劣質水泥給某鋼廠,與供銷科長李某共同侵犯了某鋼的合法權益,某物資公司應當承擔連帶責任,所以替債務人還清了債務和承擔了鋼廠停工返工的部分損失。
      6.保證人向債權人保證債務人履行債務,債務人不履行債務時,按照約定由保證人履行或者承擔連帶責任。
      企業之間或者企業、事業單位之間的聯營有三種形式。一是緊密型聯營,這種形式的聯營要組成新的經濟實體,一般具有法人資格。其民事責任是由該聯營體獨立承擔;二是半緊密型聯營,這種形式按出資比例或協議來管理和承擔責任,如果協議中約定了雙方對聯營體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的,要承擔連帶貴任;三是松散型的聯營,這種形式的聯營,其權利和義務由合同約定,責任由各自承擔。從上述三種聯營形式看,只有半緊密型中由聯營各方約定要承擔連帶責任的才可以適用連帶追償法,其余兩種形式都不可適用。案例一中,王律師正是在查明聯營的性質上下了功夫,從而找準了討債對象。
      案例二中,如何確定討債的對象是解決債務的關鍵。從表面上看,供方按期發貨,貨發出前已由需方的代理人驗貨并簽字,水泥質量出了問題似乎只能追究代理人李某的責任,鋼廠在問題出現的一開始就選錯了討債的對象。要想讓債權人在討債時有兩個以上討債對象可以選擇,只有當存在法律上規定的要承擔連帶責任的情況下,債權人才能選擇。
  (民法通則)第66條第三款規定:“代理人和第三人申通,損害被代理人利益的,由代理人和第三人負連帶責任”。結合案例,李某作為購方鋼廠的代理人,在行使代理行為驗貨時,接受了供貨方物資購銷中心的代理人,在行使代理行為驗貨時,接受了供貨方物資購銷中心的“好處費”,在明知貨物質量不合格情況下,簽字驗收。這種行為正是法律規定的“串通”的情況雙方這樣串通的結果使被代理人即鋼廠遭受停工返工的巨大損失,這一損失應由代理人李某和第蘭人物資購銷中心負連帶責任。確定了由李某和物資購銷中心連帶承擔鋼廠的損失,意味著債權人有權從這兩個人中選擇一個容易清償債務的作為討債對象。這種選擇的標準,從討債角度上說只有一個,“誰有錢有物,就找淮”。王律師從李某和物資購銷中心這兩者中選擇某物資購銷中心作為討債對象是正確的。
      南通討賬公司總結:誰有錢有物就找誰是一個非常明智、務實的選擇,但必須弄清楚第三人是否有連帶責任,調查清楚,掌握了充足證據后我們才能有殃及池魚的理由,“磨刀霍霍向豬羊”,拿第三人“開刀問斬”,從第三人身上割“肉”還清債務人所欠我方的債務。